95998888九五至尊 -那年,我十八岁

95998888九五至尊


当前位置:95998888九五至尊 >> 煤矿新闻> 人物访谈>>正文内容

那年,我十八岁

作者:仝海 来源:www.517888.com 发布时间:2018-10-20

 八年前的那个夏天,我结束了十年的学生生涯,当时才十八岁,是虚岁。十八岁,在现在很多父母的眼里,都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可那时候,我却已从一个学生变成了社会上的一员。毕业之后,在家短暂的停歇,找工作已迫在眉睫。经过一连串的关系周折,我终于被一家纺织企业收编,成为了一名统计员,与当时所学的专业几乎风马牛不相及。那个时候,所学与所用不对称是常有的事,一个男孩子能够在一间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做事还是能吸引很多羡慕的眼光。虽然这办公室很小,而且在底楼,环境也不是很优雅,不像现在,办公桌是彰显个性的舞台,花花草草文案图集随你怎么装饰,当时的办公室可以说是很简单的,除了二张桌子二把椅子再加上桌上必要的办公用品,其他就没什么了,当时在其他比较气派的办公桌上往往能看到一块台面玻璃,下面可以放些照片及其他一些在报纸上剪辑的东西,可这样的待遇不是当时我所能拥有的。和我同一间办公室的还有另一个男人,说得确切些是我占用了他的地盘,他是单位名符其实的统计,比我年长十四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他应该是三十二岁吧,可不知怎么,和他相处总觉得有很多代沟,他婆婆妈妈的老是和我说一些家长里短,而我因为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世事,大多时候总是敷衍着,说不出更多的见解。记得当时领导分配给我的工作是统计原材料的消耗,因为之前不曾有过任何的历史记录,我的工作也算是一种创新吧。但是任何创新都意味着挫折失败,当我一个月的辛苦耕耘下来,结果令人啼笑皆非的时候,我除了失望,更多的还有沮丧,总觉得这份工作没有太多的价值。每到月底,也是我最忐忑不安的时候,虽然在这过程中,领导并没有因为结果的不正常而给予我严厉的指责,更多的是劝慰和鼓励,但还是感觉心沉沉的。那时候我不止一次地在心底疾呼,也无数次地在日记本上写道:工作苦点累点我都不怕,只要所做的有意义!可是事与愿违,虽然每次我都做的谨小慎微,努力不让自己有疏忽的地方,可结果还是偏离实际,这让我的信心越来越低,到最后甚至都有些恐惧的感觉了。那时我很羡慕坐在我对面的那名统计,他的工作很有规律,也很有条理,就是把每名挡车工的产量作逐一的登记,然后到月底分门别类地汇总,所以那时候我们办公室一个月中总有那么几天被围得水泄不通,那是他们核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时候。在他们眼里,我有着比他们高的文凭,所以如此惬意的工作也是顺理成章。的确,在外人看来,办公室的工作有着其优越性,不用三班倒,不用在车间里听那轰鸣的机器声,但事实上,那时我的工作让我的心很累。现在想起来,工作的压力其实在我一开始踏上工作岗位的时候就已经莫名地套上了,我无力挣脱,虽然之后转换成了其他工作(标准、计量、全面质量管理,与现在的ISO有着几分相似)但终究与我的专业背道而驰,这可能也是我二年之后竭力寻求出路的原因。

   刚才说到那名专职的统计员,他有一个八岁的儿子,跟现在的很多同龄的孩子一样,他调皮捣蛋,而且最可恨的还是他父亲的纵容,有时候我真的忍无可忍,可因为碍于面子而无法发作。八年过去了,他现在也应该成熟了吧,不知道是不是还保留着孩童时候的好多坏习惯?他的教育方式很多地方是我不认同的。说到这里,让我想起最近每天傍晚都在看的《超级保姆》,其实说到底,孩子的很多坏习惯都是父母纵容的,人之初,性本善,每个孩子的出生都是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纸,是后天的环境,后天的教育让每个孩子有了不同的个性和不同的发展方向。

   现在想想,当初和他十四岁的年龄间隔,让我那么强烈地感觉我们是二代人,没有共同的话题,更谈不上有相似的思想,很多时候,和他面对面地坐着,我是如坐针毡,无话找话的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好在我们的办公室距领导的办公室比较远,所以时不时地总会有一些单位的供销人员来坐坐。一年当中很多日子他们都在外面,难得回趟单位,如果业务做的不错的,脸上还挺有光彩,所以有时候即使厂领导看到他们坐在我们办公室闲聊,也不会说什么。说到这些业务员,就会让我想起总有那么几次匆忙的情景,因为急于发货,仓库人手不够,所以办公室的所有人员都会跑去仓库,打包、缝袋、写字、装车……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仓库里也会呈现出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年龄大些男女也会说一些黄色笑话打趣,而我更多的是沉默的份。当时跑业务的有几名年轻的女孩,她们总会有事无事地与我搭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曾经对二名女孩有过好感,有一名还曾经过有书信的联系,只是因为之前她就有了婚约,虽然不是她乐意的,但那种想往爱情的感觉却真实地存在过。那时候每当她出差回来看到她的身影,我的心情都会特别愉悦,不管是爱还是喜欢,都曾经真切地让我甜蜜过。世事总是难料,和这名统计员二年多的相处,其实也没有二年,因为后来换了工作我的办公桌就移到楼上了,所以只能算是二年多的同事,没想到在几年后的一次偶然的碰面中,他强烈撮合我和他的外甥女相识,从中也可看出当初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还是不错的,就因为这次牵线,才有了我人生故事的又一篇章,当然这不属于十八岁的花絮。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我的工资全勤的话是1800元,如果中间请假,那就没这么多了,那时候能拿到几张佰元的大钞和几张拾元的小钞就是我最大的满足,其实这份工资到我离开的时候好像也没做太大的变动。

   十八岁首次参加工作也让我有了强烈的感触,回想起刚进入高中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离家住校,我是那么不习惯孤苦伶仃的生活,再加上一些特殊的人为原因让我对学习厌恶之极,记得有一天晚上,我蒙在被子里痛哭流涕,痛下辍学的决心,为怕母亲心疼已交的学费,我甚至都想好了借贷的去处,希望自己能马上打工赚钱,现在回想起这个念头,依然是那样真切真实。真正参加工作之后,才感受到当初的念头是何等肤浅和荒唐,学生时代是最美好的,事实上在临近毕业的时间里,同学之间的留恋不舍就已经表达出彼此的心情,只是终究难以抗拒分别时日的到来。

   那一年,我十八岁。


加载中
收藏】【打印文章】【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TOP20
最新推荐

主办:95998888九五至尊 协办:中国矿业大学安全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95998888九五至尊 www.arsenio.net 备案号:苏ICP备12034812号 公安备案号:32031102000832
Copyright © 2007-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络诚信
自律同盟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点击数: